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相昀的文艺空间

生活随笔、观察沉思、书法练习

 
 
 

日志

 
 
关于我

邹相昀:生于93年11月,2011年9月考入华南某“985”重点高校。2015年9月本科毕业后被推荐免试到华东某“985”重点高校读直博,攻读工学博士学位。 自初中开始在报刊公开发表文章,现已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文章若干篇。 2012年10月,荣获教育部颁发的国家奖学金。

网易考拉推荐

吴增言:中国人民大学《孩子》创刊词(转)  

2015-03-01 10:57:57|  分类: 时文转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民大学《孩子》创刊词

文|吴增言     

      二十岁的青年正在做什么?我生活在大学校园里,望眼所及之处令我感到几许失望。

      我曾见到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躺在草坪上,不停地翻滚,从西边一直到东边。他始终没停下来。我却停下来,注视他,羡慕他。看着他轻巧的身影,我感到自己的双肩负担着不可忍受的沉重。而相比双肩之上的沉重,自己的头脑开始变得不堪想象了,更令我悲伤。看着校园里与我朝夕生活在一起的青年,我觉得自己和他们一样,在规范之下,变得缺乏想象力和勇气。所以,当我,以及其他几个同龄人,看见这孩子天真烂漫地游戏于草坪之上,都被逗乐了。这种快乐是羡慕不已和望尘莫及。
      我们的天性像是正在与日俱息?我是个任性的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因我对任性一词始终有独自的理解,即任由天性,而并非恣意放纵。这很重要,不仅对个人,这也是使一个民族能够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倘若我们把天性丢失殆尽,又有何脸面大肆谈论自由、民主和生命意志呢!所以,我热爱天性,也热爱任性的孩子、诗人和这样的朋友。可是如今,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像是例行公事,有时当你我疲惫地抬头仰望,我们不得不惊异,原来自己正身处高墙围困之中。起初,我们对这样的生活恨之入骨,可渐渐我们开始适应这种体制化的时候,天性已经失望地悄然离去了,而这会令敏感的人深感恐惧,麻木的人继续麻木,叹气的人长久叹息,唯有任性的人会选择突出重围吧。
     正是在天性的驱动下,我的审美品行才得以发展。我只读自己真诚喜欢的书籍、只听真诚喜欢的独立音乐、只看真诚喜欢的小剧场电影。拜天性所赐,我绝不盲从,甚至对之嗤之以鼻。我对文学和艺术有自己的见解,即便这种见解尚不能发展成为一种哲学,或者趋同于某种哲学,但这已然构成了我对世界独特的审美,也建筑了我的价值观。
     在《孩子》里的朋友也和我一样。在这样的价值观视角下,我们看到一些事情变得糟糕了,就试图想要与之对话。《孩子》正是这样的一份,我们送给世界某些角落的,真诚的礼物。我们持着赤诚之心和怀疑精神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热爱美好,憎恶肮脏。美好和肮脏给我们灵感,灵感赐予我们诗文,诗文又可兴可怨。读兰波的诗,内心激动澎湃的时候,我们也渴望成为抒情诗人!我们崇拜这些效忠自我的诗人、作者和艺术家,因此,我们愿在这个时代也做如此之人。当我们决定要做一份送给世界某些角落的刊物的时候,我激动地几夜与星空畅谈,也与天花板畅谈,“青年不该再甘心长久沉默吧?今天,我们二十岁,即便你仍选择保持沉默,我们的时代也已然在不远处走来了。”  

2014年10月29日

吴增言:中国人民大学《孩子》创刊词 - 邹相昀 - 邹相昀的文艺空间

 

吴增言:中国人民大学《孩子》创刊词 - 邹相昀 - 邹相昀的文艺空间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