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邹相昀的文艺空间

生活随笔、观察沉思、书法练习

 
 
 
 

我的公告

 
 
模块内容加载中...
 
 
 
 
 
 
 

广东省 广州市 天秤座

 发消息  写留言

 
邹相昀:生于93年11月,2011年9月考入华南某“985”重点高校。2015年9月本科毕业后被推荐免试到华东某“985”重点高校读直博,攻读工学博士学位。 自初中开始在报刊公开发表文章,现已在省级以上刊物发表文章若干篇。 2012年10月,荣获教育部颁发的国家奖学金。
 
近期心愿心想事成。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我的关注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置顶] 在同济赏樱花(影印版)

2016-4-9 10:44:45 阅读430 评论0 92016/04 Apr9

在同济赏樱花

邹相昀

本文发表于2016年4月9日《清远日报》

(2016年4月9日《清远人日报》http://epaper.qyrb.com:7777/content/20160409/ArticelA03007FM.htm)

(点击这里,查看图文并茂的原文:http://gdqyzxy.blog.163.com/blog/static/2364370552016220104810829

近水楼台先得月,樱花初放时,樱花街上的赏客多为校园里的师生

当外面的游客涌进来时,更是热闹了!

从远处的高楼上俯视樱花街,其形其色都无比的壮观!

作者  | 2016-4-9 10:44:45 | 阅读(4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转载】2016年:“勤”入春联,“福”进家门

2016-2-6 20:00:08 阅读154 评论0 62016/02 Feb6

2016年:“勤”入春联,“福”进家门

邹天顺

今年新春,我家选择“羊衔玉穗登勤第,猴捧仙桃入福门”作为2016年的春联,主要是因为:勤劳是家庭幸福的前提和要义,勤劳之第方能五谷丰登,吉祥如意成就幸福家门!

天道酬勤。羊年2015,因为“勤”,我们有所收获;猴年2016,因为“勤”,我们知其不聪而补拙。勤能补拙是良训!

为什么儿子要自告奋勇亲自题写春联?

正在大学读博士研究生的儿子亲手题写这副对联,重在体验“业精于勤”:他断断续续练习了多年的书法,希望他能够“勤”而继续下去;他在攻读博士学位的几年里,希望他因为“勤”,勤学苦练而无畏艰辛,知难而上,勤慎肃恭;因为“勤”,“书香之家”方显“勤美之德”。

古人云:“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故曰:勤能补拙,勤以立身;克勤克俭,较德焯勤。

2016年,我们自选自写春联。“勤”入春联,“福”进家门!勤劳之家方能幸福吉祥!

2016年2月6日星期六

作者  | 2016-2-6 20:00:08 | 阅读(15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我与《张迁碑》的曲折“姻缘” (扫描件)

2015-8-12 12:09:47 阅读534 评论19 122015/08 Aug12

我与《张迁碑》的曲折“姻缘”

邹相昀

本文发表于2015年7月《清远作家》2015年第四期

作者  | 2015-8-12 12:09:47 | 阅读(534) |评论(19) | 阅读全文>>

[置顶] 大学的专业,只是一个代号(原创)

2014-7-12 9:10:19 阅读447 评论23 122014/07 July12

大学的专业,只是一个代号

邹相昀

以前,我总是觉得自己不适合现在所读的专业,还曾一度试图想转专业。但实际上,我从来没有真正搞清楚自己想读什么专业。无论是高考填写自愿时,还是转专业填写自愿时。没转成专业之后,我发现,即使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也不清楚该选择什么专业。而现在,我甚至觉得,无论我身处哪个专业,都会有“不合适”的感觉。原因很简单,我不喜欢一上大学就把自己当作某个专业的学生,我当了一年的给排水专业人,却从未发自内心地想学习任何专业方面的知识,反倒是对数学和编程这类与专业没有多大关系的学科很感兴趣。

在图书馆翻阅生物学书籍时,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许多书都花不少篇幅在介绍我们高中就学过的知识。

在中国学生中,存在这样一种普遍现象:高中生多数很努力学习,大学时努力学专业知识的却不多。

我认为,有了高中那丰富而扎实的基础知识,只要常驻图书馆,我就完全可以使自己的生物学知识达到该专业中优秀生的水平。关于这种严进宽出的大学模式,我在高中时就曾听同学调侃:我们现在学导数是为了保证大学毕业时不至于不懂。当时我无法理解,现在却是亲身体验了。

很多大学毕业生也谈到,出来参加工作时所干的一切似乎与大学里学的专业没有多大关联,尤其是文史类的大学毕业生专业对口的不多。甚至有的理工科类的毕业生在与自己的专业可谓是八竿子打不着边的领域里,也干得风风火火。例如,1983年毕业于同济大学建筑工程系的湖南青年熊育群,现在竟然成了羊城晚报高级编辑,著名作家。

当然,填报高考志愿时,选好自己的专业的确很重要,尤其是理工科学生,将来的工作基本上还是自己的专业。

作者  | 2014-7-12 9:10:19 | 阅读(447) |评论(23) | 阅读全文>>

太太张瑛眼中的马云[转]

2015-5-15 12:32:13 阅读116 评论0 152015/05 May15

太太张瑛眼中的马云

我和马云是大学同学,毕业就拿了结婚证。马云不是个帅男人,我看中的是他能做很多帅男人做不了的事情:组建杭州第一个英语角、为外国游客担任导游赚外汇、四处接课做兼职、同时还能成为杭州十大杰出青年教师……然而,婚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处在一种惶恐中,因为他的意外状况层出不穷——

  他忽然就辞职了,说要做自己的事业,然后就在杭州开了一家叫海博的翻译社。翻译社一个月的利润200块钱,但房租就得700。为了维持下去,马云背着麻袋去义乌、广州进货,贩卖鲜花、礼品、服装,做了3年的小商小贩,养了翻译社3年,这才撑了下来。后来他又做过《中国黄页》,结果被人当骗子轰……

  这种情况下,他忽然跟我说想凑50万做电子商务网站。他很快就找了16个人抱成了团,其中有他的同事、学生、朋友。马云告诉大家,把所有的闲钱都凑起来,这很可能失败,但如果成功了,回报将是无法想象的。他顺便劝我,说他们如果是一支军队,我就是政委,有我在,大家才会觉得稳妥。就这么着,我也辞职了,18个人踏上了一条船———阿里巴巴。

  草创时期的工作是不分日夜的,马云有了什么点子,一通电话,10分钟后就在家开会。他满嘴的B2B、C2C、搜索、社区之类的专业术语我是听不懂的,但他们开会我会很忙。他们白天开会,我在厨房做饭;他们半夜开会,我在厨房做夜宵,我顶着政委的虚职,干着勤杂工的事。在没有盈利前,每人每月500块薪水,这点钱买菜都不够,家里的“食堂”要保证开伙,加班开会的夜宵品质必须保证。我本来当老师当得好好的,为什么就成了一个倒贴伙食费的老妈子了?

作者  | 2015-5-15 12:32:13 | 阅读(1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百年的孤寂,千万年的拷问

——我久久地凝望着马尔克斯那一把解剖刀

邹相昀

就在不久前的4月17日,我最喜爱的世界文学巨匠加西亚·马尔克斯去世了。他走得波澜不惊,悄无声息,但他留下的巨著《百年孤独》,却注定要给一代又一代人带来心灵的震撼。

每当我提起《百年孤独》这本书时,都会听到这样的抱怨:听说这本书太晦涩难懂,就没有再打算看了。然而,当我第一次翻开这本书时,却是相见恨晚的感觉:这本书就是为我而写的啊。

我读这本书的方法就很另类。每当我拿起它的时候,我总是随意地翻开某一页,然后瞄上一眼,接着就忍不住要从这一页读下去,尽管这一部分我早就读过不止一次了!所以,当我第一次从头到尾看完这本书的时候,其实已经反复读了好几遍。

        我时常沉浸在“孤独”的世界里难以自拔。这是一个离奇而又令人感到真实的世界。作者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令我惊叹,而更为神奇的是,乍一看万万不可能的事,在作者的生花妙笔之下,竟然是那么的合乎情理,出神入化。

作者以一种特有的冷静、客观的方式为我们讲述着一个关于孤独的离奇故事,自己从来不直接表现一丝一毫的个人情感,却又总是能触及我的内心深处。书中的语言是那么简洁有力,人物的对话更是言简意赅,精炼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特别是那些在一大段的铺陈之后突然出现的人物对话语言,格外地耐人寻味。其中最令我深受触动的,是当阿玛兰妲苦苦爱着却得不到的男人克雷斯皮向她求婚时,她说出的那一句话:

别天真了,克雷斯皮”,她微笑着,“我死也不会和你结婚的。

作者  | 2015-4-23 23:13:08 | 阅读(701) |评论(26) | 阅读全文>>

《千谷溪的绿道》(外一篇)

(发表于2015年《清远作家》第2期)

作者  | 2015-4-8 15:42:36 | 阅读(1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和风细雨读南雄(原创散文)

2015-3-6 0:02:37 阅读414 评论31 62015/03 Mar6

和风细雨读南雄

邹相昀

粤北南雄的两张文化名片,我早有所闻。今年正月初三,我们在小叔家吃了早餐后,我们两家以及来三叔家过年的大姑七个人开着两台车前往南雄。

珠玑古巷

刚从一个门走进珠玑巷时,我只看到满眼的桃花,还有许多在拍照的游客。拍照的游客中传来一阵阵笑声。如果没有拍照这一活动,游人会少了多少乐趣呀。记录生活本身也是一种乐趣,尽管我更喜欢充当旁观者的角色。人们在用相机记录自己的生活,我则用自己眼中的“相机”记录别人的生活。生活的景象在旁观者的眼中注入了可以无限丰富的想象的空间,这是瞬间定格的画面的表象之下所隐含的世界。

再往里面走,可以看到一条很有特色的狭小的街道,即珠玑巷道,巷道用鹅卵石和花岗石砌成,路面宽4至5米。街道的两旁是一间一间紧挨着的小祠堂,里面供奉着一个个姓氏的始祖,供游人前来参拜。烧香拜祖是中国几千年来的传统,在这里得以集中体现。手中的香柱冒出缕缕香烟,先人的魂就在这迷漫的烟雾中隐隐一现,又在一瞬间消散,不见了踪影。

巷内的古楼、古塔、古桥、古祠、古榕、古建筑遗址至今犹存。据说,唐、宋以来,尤其是明、清时期,南来北往路过珠玑巷的商旅、挑夫“日有数千”。明·万历年问新会进士黄公辅《过沙水珠玑村》诗云:“长亭去路是珠玑,此日观风感黍离。编户村中人集处,摩肩道上马交驰。”明·万历年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路过于此,他看到的景象是“旅客骑马或乘轿,商货用驮兽或挑夫运货,路过于途不计其数……”。清·同治年间,茂名举人杨廷桂在《南还日记》中写道:“途中行旅如蚁,挤拥甚于观剧。”由此可见,古代

作者  | 2015-3-6 0:02:37 | 阅读(414) |评论(31) | 阅读全文>>

深夜,在前往桂林的列车上(原创)

2015-3-3 23:09:37 阅读274 评论8 32015/03 Mar3

深夜,在前往桂林的列车上

邹相昀

这次从深圳前往桂林,我第一次体验到了在火车硬座上过夜的滋味。

首先是行动上的不易。在宁静而漆黑的深夜里奔驰着的列车过道上不仅塞满了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行李,而且还有不少人夹杂在行李之间,有坐在行李上的,有挤在行李上站着的。车内的所有人根本无法走动。非得要上洗手间或者去装饮用水了才不得不起身时,也令人举步维艰,腿而却步。但为了上洗手间,我不得不要去挤一挤的。过道上本来就无立足之地了,面对着扑在行李上睡觉的旅客,我不得不要弄醒他们。这些昏昏入睡的疲劳乘客,有的抬头对我瞄一眼,有的就只挪挪身子。然而,在我走了一趟回来,倍感艰辛后,却看到几个推销小商品和小吃的人么喝着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我不得不佩服这些人,也许他们是习惯了吧。如果让我每天在这样的地方走来走去,那真是一大折磨。以前总觉得这些人很令人厌烦,现在却深感他们谋生之不易。同样,坐在过道上的人也不轻松。他们根本不可能睡得好。不断有人来来往往,他们只能时睡时醒。我在座位上尚且很难睡着,而且坐得很难受,没有位置的乘客们,其艰辛可想而知了。

我一个人走动不易就不说了,可火车上还有工作人员要推车卖食品和饮料。这时,我只能感叹路是人走出来的。过道上明明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却还能够过一辆手推车。最糟糕的一次是两辆推车面对面碰到一起,如果是在车厢中部相遇,靠近车厢一端的人自然应当让一让了,让,在这里起了重大作用。如果遇到都不肯让的乘客,尤其是脾气不好的,恐怕又有架吵的时候了。

十三个小时的旅途,时间并不算很长,但由于无法入睡,行动不便,却令

作者  | 2015-3-3 23:09:37 | 阅读(274) |评论(8) | 阅读全文>>

吴增言:中国人民大学《孩子》创刊词(转)

2015-3-1 10:57:57 阅读97 评论0 12015/03 Mar1

中国人民大学《孩子》创刊词

文|吴增言

二十岁的青年正在做什么?我生活在大学校园里,望眼所及之处令我感到几许失望。

我曾见到一个五六岁大的孩子躺在草坪上,不停地翻滚,从西边一直到东边。他始终没停下来。我却停下来,注视他,羡慕他。看着他轻巧的身影,我感到自己的双肩负担着不可忍受的沉重。而相比双肩之上的沉重,自己的头脑开始变得不堪想象了,更令我悲伤。看着校园里与我朝夕生活在一起的青年,我觉得自己和他们一样,在规范之下,变得缺乏想象力和勇气。所以,当我,以及其他几个同龄人,看见这孩子天真烂漫地游戏于草坪之上,都被逗乐了。这种快乐是羡慕不已和望尘莫及。

      我们的天性像是正在与日俱息?我是个任性的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因我对任性一词始终有独自的理解,即任由天性,而并非恣意放纵。这很重要,不仅对个人,这也是使一个民族能够生生不息的生命力。倘若我们把天性丢失殆尽,又有何脸面大肆谈论自由、民主和生命意志呢!所以,我热爱天性,也热爱任性的孩子、诗人和这样的朋友。可是如今,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像是例行公事,有时当你我疲惫地抬头仰望,我们不得不惊异,原来自己正身处高墙围困之中。起初,我们对这样的生活恨之入骨,可渐渐我们开始适应这种体制化的时候,天性已经失望地悄然离去了,而这会令敏感的人深感恐惧,麻木的人继续麻木,叹气的人长久叹息,唯有任性的人会选择突出重围吧。

     正是在天性的驱动下,我的审美品行才得以发展。

作者  | 2015-3-1 10:57:57 | 阅读(9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关于我的《信仰与怀疑》(原创)

2015-3-1 9:59:04 阅读118 评论26 12015/03 Mar1

关于我的《信仰与怀疑》

其实我个人是很喜欢这篇小东西的。它看起来不像一篇完整的文章,好像只是一些断想的记录。但在我看来,文无定法,写下来的东西,只要它能够清晰的表达出它希望讲述的内容,只要能让读者较好的接受,就可以,至于是否需要遵循开头结尾举例论证的章法,我觉得,不一定。

初看,这篇文章似乎主要综述了作者对“信仰与怀疑”这个主题的一些思考,这些思考是发散式的,全部都是从主题延伸而来,最终停驻在各自所暂时抵达的一个结果。这些思考还可以更加发散,但那就是留待读者去拓展了。但只要读得稍微深入一些,就会发现这些思考也并非是散乱的,它们的中间是有“信仰——带来暂时的稳定——怀疑——带来前进的动力——对自身的怀疑——对外部世界的怀疑——个人和社会在暂时的信仰和永远的怀疑之中发展”这样一条完整的逻辑线索的。这篇文章之所以初看显得散乱,是因为它其中逻辑链条上的每一环在经过探讨论述之后都没有进行总结,但其实它们并不需要总结,因为这些思考并不会到此为止——还可以更加发散的;这篇文章的这种写法我认为也有其妙处,因为,事实上当我们对一个形而上的主题(比如“信仰与怀疑”)展开漫想时,我们的所思所想的状态和作者笔下的这些文字的形态是极为相似的,都是漫谈似的,能一环扣一环地想到很多,思绪之间互相连结,最后各自抵达一个暂时的结果。然而,这个暂时的结果并不是说不完整,相反,它在思考已经到达的这个阶段上,能够自成一体,组成一个完整的思维逻辑,就像这篇文字中包含的逻辑线索一样。这个完整的逻辑已经能够解决思考当下正在关注的问题了,因此可以暂且算作一个结果。然而,我们也都知道,我们今后必将遇

作者  | 2015-3-1 9:59:04 | 阅读(118) |评论(26) | 阅读全文>>

【转载】勿忘国耻·一组让13亿中国人心痛的照片!

2014-9-19 20:10:59 阅读62 评论0 192014/09 Sept19

这组照片可能有很多人都看到过,每当我看到时都会心痛流泪

这就是禽兽不如的小日本犯下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

请大家看完后多多转发,让更多的中国人知道。。。

========================================================

战功图:3岁婴儿被用刺枪挑起

活着的战士被剥光腿上的肉

日本人杀了好多人才做到:在头颅刚掉的一瞬间拍下

母亲手里抱紧孩子。。。。可。。这能有什么用

传说中的毒气实验

孩子有错么

我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了

人心下酒,也就日本人能喝下去。。

硫酸烧人?实验?

这是个娃

那是肠子

革命烈士

怀孕多数时间以为着生命的终结

从他的微笑可以看出来。。这是这名日本兵的骄傲

但对于中国人来说。。。。

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中国女孩特崇拜日本明星

无语

这些可是良民,他们不相信自己会死

良民被作为活靶子使用

看,这就是武士道

拍电影,用真人

20世纪的中国人是一种悲哀

他们的愿望是:来生不是中国人!

心里你们在怎么想

只有拿中国军官的头能换钱

拿中国人练刺刀,完后再杀中国人

人头展示1

人头展示2 只恨我是中国人

作者  | 2014-9-19 20:10:59 | 阅读(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如果没有了傻子和疯子(原创随笔)

2014-9-18 20:53:38 阅读426 评论30 182014/09 Sept18

如果没有了傻子和疯子

邹相昀

有些人连最简单的道理也想不明白,我们称之为傻子;有些人总想些不切实际的事情,我们称之为疯子。

生于1933年10月2日的英国人约翰·格登兼具了傻子和疯子的特性。他在高中毕业考试中,生物学成绩是全年级倒数第一,被老师断言为“笨得完全不应该学习自然科学”的人。可是,他却要研究生物学!十足的疯子。

他从小就喜欢提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高中时曾问老师,“为什么长在手上的手指会动,而被砍掉的手指却不会动”。这个老师是一位博物馆馆长,知识广博,但最终也无法应付他那穷追不舍的发问,只好大骂他“笨蛋”。在牛津大学读书时,许多同学已经发表了一些有分量的论文,他却一直在默默无闻地研究“被砍掉的手指为什么不会再生”的问题。彻头彻尾的傻子!

然而,经过几年的努力,约翰·格登终于通过反复的实验提出了新的理论。按照这个理论,砍掉的手指在特定条件下,是可以像精卵那样自由生长的。十年之后,这个观点得到了学界的认同,并且直接引导了世界上第一只细胞克隆羊多利的诞生。他以在细胞核移植与克隆方面的先驱性研究而知名,被称为“克隆之父”,他也因此获得了2012年的诺贝尔生理学奖或医学奖。

约翰·格登的例子并非个案,只要你翻开瑞士人施奈德的《疯狂实验史》一书,就会见到不少人类科学史上某些看似很疯狂而又充满趣味的实验的故事。

我国古代一些文人骚客也往往被视为傻子或疯子的。明代才子唐寅在他的《桃花庵诗》中就有这样一句名言:“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这种“疯癫”虽

作者  | 2014-9-18 20:53:38 | 阅读(426) |评论(3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